#192
2019 / 公開文章

香港啟示:數位極權統治下,隱私是人民的武器

8 分鐘閱讀

台灣如何避免成為下一個香港?

從政治角度來說,選舉投給哪位候選人固然重要。但仰賴政治人物「保台灣」是被動的,科技的運用才能展現民眾主動的力量。人民若擁有能保護隱私的科技工具,就像是有了抵抗政府的無形武器。

有隱私,才有自由。

隱私是人民手上的武器

連續兩個週末,都有超過百萬香港人上街,要求香港政府撤回《逃犯條例》的修訂。部分抗議市民戴上了口罩,不只是抵禦催淚瓦斯,更是為了確保隱私 —— 誰也不知道政府會不會秋後算帳。香港政府與市民的衝突不止在街頭,也延伸到網路世界。

言論隱私:政府滲透即時通訊軟體

香港人主要的通訊軟體為 WhatsApp 和微信,但是這兩者都無法保護隱私。WhatsApp 帳號必須綁定手機號碼,而微信被中國政府監控也早已不是新聞。使用微信和朋友聊天,內容很可能被微信傳回中央。

人身隱私:交通卡成為政府的監控工具

香港人還意識到另一個隱私漏洞 —— 八達通。八達通類似台灣的悠遊卡,香港市民人手一張,但是 6/16 當天市民卻選擇以現金購買車票,就是擔心行蹤被政府掌握。

香港人以現金購票,不使用八達通 / 圖片來源

八達通確實包含了很多個人資訊。根據數位時代報導

八達通可以透過連結信用卡或銀行帳戶自動儲值,小小一張塑膠卡片,其實存有姓名、年齡、地址等個人資訊,甚至有些住宅會用八達通作為門禁卡,每「嗶」一下卡片,數位身分(Digital Identity)就會留下足跡,個人行蹤無所遁形。

這並非危言聳聽。

在 2010 年,香港警方就曾利用八達通裡的資料,結合地鐵站、便利商店內的監視器,追查到一位嫌犯。當時政府官員還稱:「八達通就像一套全球定位系統,警方透過數據就能知道誰在什麼時候在哪裡」。九年後的今天,香港警方要求醫院提供參與遊行傷患資料,意圖依此拘捕,也難怪港人不肯用八達通進出地鐵站。

當每個人的一言一行都被政府掌握,人們可能就會開始自我審查,避免談論敏感話題、避免到場參與活動、避免就醫,甚至在臉書上換大頭貼照可能都會有所顧忌。人民一旦失去隱私,也就失去自由。

實體世界還可以戴口罩,在數位世界如何「戴口罩」來避免政府的監控呢?

確保隱私的兩種方法:加密、去中心化

這並非遙不可及的新科技,而是香港人已經在做的事。

加密:政府看不到誰說什麼

微信的對話記錄會被監視,而 WhatsApp 又可能洩漏手機號碼,那就換一種即時通訊 app —— Telegram。

Telegram 是全球公認最能保護用戶隱私的即時通訊軟體。其端對端加密(End-to-End Encryption)功能,連 Telegram 自身都無法得知用戶的聊天內容。即便警察混入對話群組,也不會知道群組有哪些成員、發言的人是誰。2015 年起,中國、俄國政府紛紛封鎖 Telegram 在其境內的服務,此舉等於是為 Telegram 的背書,證明用 Telegram 傳遞資訊確實安全。

但改用 Telegram 就真的安全無虞嗎?上週才剛有一位香港的 Telegram 群組管理員被逮捕,但原因眾說紛紜。有媒體指稱他使用小米 6 手機,警方才因此循線找到帳號背後的使用者。此外,Telegram 在上週還遭受來自中國的國家級網路攻擊。這種攻擊雖然不會破解加密的訊息內容,但卻足以暫時癱瘓 Telegram。

只要人們熟悉能夠保護隱私的通訊工具,就能保障一定的言論自由。政府只能用些旁門左道的辦法阻撓。除了加密之外,另一套確保隱私的辦法是「去中心化」。

去中心化:政府無法追蹤人民

香港的八達通卡是中心化的交易,每「嗶」一下卡片,香港政府就知道人民的行蹤。政府甚至可以取消八達通卡的所有權限,讓特定人民寸步難行。相較之下,現金則是去中心化交易,港鐵的自動售票機不會記錄誰買了什麼車票,也不會拒絕售票。沒有中心化的交易紀錄,政府就難以追查個人行蹤。

在大部分的日子,香港市民會使用八達通進出車站,因為數位交易比較有效率。但是在上週末,市民更在意的是交易的隱私性,因此選擇犧牲效率,為的就是不讓中介機構,隨時隨地登記交易時間和內容,也就是去中心化的交易。

難道沒有兩全其美,既有效率又能確保隱私的方法嗎?有,結合數位交易與去中心化交易。

這是全新的概念,全球都尚無大規模實行的先例。不過台北市政府正在規劃的台北市民卡,功能可說是相當類似。台灣人若想以香港為鑑,從科技角度來說,就得慎選確保隱私的科技工具,並積極發展去中心化應用。

發展去中心化應用,有助抵禦極權的威脅

去中心化應用不僅能確保交易隱私,更能協助資訊流通或是達到資金避險功能。

有別於香港或台灣,多數的中國大陸民眾對於香港發生什麼事恐怕不是很清楚。中國政府藉由審查與封鎖,控制人民所取得的資訊,以至於中國境內的訊息,「主流民意」是同意修例,遊行則被定調為暴動。

好消息是,雖然香港還沒有去中心化的市民卡,但已經有去中心化的內容平台 —— Matters。過去兩週,許多人紛紛在 Matters 網站發表文章,再將文章的 IPFS 地址送進中國。這效果相當於「文章上鏈」,中國政府既無法強制刪除也難以阻擋,人民也就多爭取到了一點言論自由的空間。

極權政府也會讓人民的資產有更多不確定性。得罪政府的人或是機構擔心銀行資產遭政府凍結,往往會將存款轉移至他國銀行或是領出現金。其實現在就有尚未成熟但已經可行的方法,例如將資產轉為比特幣,或是媒體仰賴虛擬貨幣獲得收入。政府無法凍結人民持有的比特幣,也就少了一項控制人民的手段。

去中心化的工具發展得越蓬勃,政府就越難以強制的手段肅清異己。而人民則可以更方便地透過這些工具相互串連,與中心化的極權政府分庭抗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