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79
2018 / 文章

數位新台幣「暫時」無關區塊鏈

13 分鐘閱讀

嗨,早安!

今天討論兩位知名經濟學家對密碼貨幣的觀點,他們分別是台灣央行總裁,以及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。我們先從離大家最近的台灣央行開始討論起。


數位新台幣「暫時」和區塊鏈無關

兩週前我們才剛討論過,以目前的技術來看,用區塊鏈發行一種新的代幣完全沒問題。但是,如果要用區塊鏈發行數位新台幣,那就不只是技術問題,如何管理才是重點。區塊鏈目前無法滿足政府對貨幣的基本管理要求,例如價格穩定、效率、治理、隱私。

這週就碰上央行總裁針對這個議題發表他的看法,所以我們正好可以看看。

根據數位時代報導:

央行總裁楊金龍指出,虛擬通貨不太可能取代法定貨幣,因為其缺乏穩定貨幣制度需要的「信任」要素。 … 法定貨幣需具備交易媒介、計價或記帳單位、價值儲藏工具等三大功能,但虛擬通貨仍面臨幾點問題而無法取代法定貨幣。

央行總裁現在一律以「虛擬通貨」,來代稱所有的密碼貨幣,藉此表明密碼貨幣目前並不具備「貨幣」特性。所以從央行的角度來看,比特幣(BTC)和遊戲裡面的虛擬寶物完全相同,交易比特幣就像交易虛擬寶物一樣單純,只是比特幣的流動性(liquidity)很高,所以價格經常漲漲跌跌。

這是這則新聞的第一個重點,央行沒有把目前已經發行的 1,700 多種密碼貨幣,當成「貨幣」來看待。這部分央行和過去的立場相同。

既然目前市面上的密碼貨幣都不是貨幣(不是在繞口令喔),那麼這些密碼貨幣背後的區塊鏈技術,能用來發行數位新台幣這種貨幣嗎?

這是這則新聞的第二個重點,央行總裁第一次針對「密碼貨幣暫時無法取代法幣」提出 7 大理由,以下是我參考信傳媒後所做的整理:
我參考信傳媒的整理:

  1. 供應量無法調整:供應量依循事先協定(protocol)決定,無法依市場的需求有彈性的調整供給。
  2. 價格波動大:價格不穩定,以至於不能作為廣泛被接受的支付工具,也容易成為投機炒作標的。
  3. 交易效率低:虛擬通貨在雙方交易後,需要經過特定時間被包入區塊,且系統每秒能處理的交易筆數有限。
  4. 手續費波動大:如果市場交易量大時,將造成壅塞並可能導致交易手續費暴增。
  5. 耗能:虛擬通貨挖礦所耗費的能量,已經相當於瑞士全國用電量。
  6. 硬分叉(hard fork)導致貶值:開發者複製比特幣程式碼後加入一些新的特性或調整參數,再以新名稱和型式釋出即可獲益。
  7. 無求償管道:虛擬通貨採去中心化發行,如果系統癱瘓,持有者將求償無門。

有的人看到這裡會說,央行的態度過於保守!不應該只看到問題,應該多看看機會。

我的看法正好相反。解決問題的第一步都是先釐清問題。現在央行明確提出了 7 個瓶頸,那不就等於幫原本一片混亂的密碼貨幣市場,理出頭緒了嗎?

而且,就我看來這 7 個瓶頸都是有的放矢。畢竟,如果數位新台幣採用區塊鏈發行,央行就是技術採用方,而區塊鏈研發人員就是技術供應方。央行此時開出自己的需求,代表他們確實評估過區塊鏈這項技術的優劣,而不是隨意說說。

換從技術開發者的角度來看,這 7 個瓶頸正好也都是目前區塊鏈領域的重點研究方向,我們簡要看一下。

首先,供應量無法調整和價格波動大,是兩個重疊性很高的問題。這正好能對應目前研發人員正在嘗試的「價格穩定幣」(stable coin)這個研究領域,目前有人為調整供應量的 USDTPetro,也有仰賴價格穩定機制的 MakerDAO。

其次,交易效率低和手續費波動大,也是兩個重疊性很高的問題。這正好可以對應目前的規模化(scalability)解決方案,例如 ShardingPlasma 和閃電網路(lightning network)。

接著,耗能則是對應許多區塊鏈由工作量證明(Proof of Work)轉向權益證明(Proof of Stake)的共識機制,例如以太坊的 Casper 就是很有代表性的例子。

至於硬分叉,其實就是開源(open source)程式碼的常態,未必會造成原本的密碼貨幣貶值。例如後面出現的比特鑽石(Bitcoin Diamond)、比特白金(Bitcoin Platinum)也都是從比特幣硬分叉出來的幣,但大家已經逐漸習慣這種套路,他們的價值也僅限於炒作。

最後,缺乏求償管道的問題,我認為應該用市場教育來填補這個認知鴻溝,目前我確實沒看到其他的解決辦法。

總而言之,如果我們由上而下俯瞰全局的話,你會發現區塊鏈技術的採用方(央行)和技術的供應方(區塊鏈研發人員)看到的問題高度重疊。雖然目前兩邊都說,我們之間還沒有交集,但按照目前發展的方向,可以預見兩邊很有可能在不久的將來,就會在同一條路上碰面了。

大家都才剛從各自的起點出發而已,所以我會說,數位新台幣只是「暫時」和區塊鏈無關。

有了央行總裁替我們歸納出密碼貨幣的 7 項瓶頸之後,我們進一步來看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(Paul Krugman)的觀點。他最近在紐約時報的專欄,發表一篇名為「身為密碼貨幣質疑者的兩個論點」內文深入探討密碼貨幣的兩大問題,分別是交易成本過高(transaction costs)、缺乏政府背書(the absence of tethering)。這和剛剛央行總裁的說法不謀而合。

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相同見解

克魯曼說的「交易成本」指的是貨幣一路從古早需要耗費大量資源開採及生產的金幣,逐漸演化成紙鈔,甚至現在只是帳本上的一行交易紀錄。隨著時間演化,這些交易媒介所需要耗費的資源會越來越少。然而,比特幣這類密碼貨幣的生產、記錄,現在要耗費的運算、電力資源極高,因此他認為密碼貨幣在這部分是逆潮流發展,甚至是回到了 300 年前的情況。

這和剛剛央行總裁看到的「耗能」是同一個問題。我們只要加入區塊鏈研發人員的視角,就可以理解克魯曼完全沒說錯,只是他低估了技術的進展(轉移至權益證明)終將解決這個問題。而且,這次可能不需要再花下一個 300 年慢慢演進,或許只需要 3 年就能追上。

其次,兩個人都提到密碼貨幣沒有穩定貨幣所需要的「信任」要素。言下之意,密碼貨幣的價值目前是靠大家的信心或信仰支撐起來的,而這並不可靠。萬一哪天大家信心崩潰,那價格就會暴跌。

這說的一點也沒錯,但是為什麼大家會忽然都不信任比特幣了呢?肯定是比特幣的程式碼出現問題,或是人為惡意操縱。

前者已經經歷過一枚比特幣 20,000 美金的考驗,如果程式碼有問題,駭客選在那時候鑽漏洞最划算。但是,事實是沒有發生。其次,人為惡意操縱就是我們之前討論過的 51% 攻擊。這確實可能發生,尤其是比特大陸(Bitmain)目前掌握了 BTC.com 和 AntPool 兩大礦場,如果再聯合其他大型的礦場,就足以對比特幣(Bitcoin)發動 51% 攻擊。只不過他們目前沒有這麼做,原因之一是這和他們目前的業務相衝突,而且成本也很高

比特幣區塊鏈的運算能力分佈圖 / 圖片來源

政府的法幣有政治和武力的支持,而密碼貨幣有科技的支持,各自都有其信心基礎,也都有其弱點。例如有的國家的政權會受軍方左右,因為武力是掌握在軍方手上。同樣道理,區塊鏈的治理也可能受大型礦場左右,因為算力是掌握在礦場主手上。

所以,說大家會忽然都不信任比特幣當然可能,但類似的情況也可能發生在由政府所支持的法幣上。如果撇除剛剛說的風險,兩者的本質差別還是在於,我們使用法幣是信任政府,使用密碼貨幣是信任科技(或程式碼)。並非用密碼貨幣之後,大家就不需要信任了,而只是信任轉移而已。

這有點像是在跟 300 年前的人說,以後大家都不需要拿金幣到市場上買東西,而是用手機條碼刷一下就能完成買賣。這並不是買賣雙方不需要進行價值交換了,而只是交換的東西從實體的錢幣,轉移成虛擬的帳目登錄而已。

那為什麼克魯曼可以理解交易媒介從金幣、紙鈔到記帳的演變流程,卻看不見貨幣背後的信心基礎正在從政府轉向科技呢?

我目前認為合理的解釋,是前者的演變是溫和且循序漸進的,而後者的演變更顯得魯莽、雜亂無章,而且發展速度非常快。反直覺的事,人人都需要一些時間來適應。